月牙博客 专注于“胡说八道”。

[转]驳马克思阶级斗争论:经济与政治的自由精神

发布时间:2023-01-10 01:45:00  类别:study

本文转载自: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9856

马克思的历史决定论告诉我们:要通过总结历史来得出规律,以之来指导实践,纵观社会的发展趋势,总能看出从奴役到自由,从封闭到开放,从反自然到顺应自然的趋势,而理论和现实都告诉我们:如果试图在现实社会中建立共产主义体制,其实就是建立了一套现代的奴役制度。

思想家弗格森认为:文明人与野蛮人的区别就在于是否有财产权的观念,自由是人的本性,而是否有财产权观念则界定了一个人是自由人还是非自由人,是文明人还是野蛮人,而随着私有制社会的发展,一定会有一些自由人手中掌握了巨量的财富,成为了财阀,政治是必然被这种财阀所控制的,而集体社会中只有一个专权独断的财阀,作为劳动者,不应把生存的希望寄托到财阀的身上,工人手握着财阀的命运,不论在财富多还是财富少、人多还是人少、共产还是民主社会中,劳动者都是自己命运的主宰者,如果工人们因不满于现状而罢工,可以给财阀们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并以此要挟财阀满足自己的所求。

社会的进化从来不是对某一阶层的抹除,而是试图建立一种让手握权力、财富不同的阶层之间同心同向、相互协作,从而让社会持续稳定的结构,同理的,劳动者要维护自己生存的权力,不应该试图去抹除阶层的存在,财阀们与劳动者有着相同的高尚或低劣的品性,只不过手握更大的财富对其品性的要求更高,而劳动者在建立道德社会的过程中发挥的左右便在此体现出来:用其有限但有效的反制手段来维护其权利,逼迫无德的财阀成为‘道德资本’。

阶级的概念其实并不存在,社会中存在着不同的阶层,阶层之间是相互契合而协作的关系,而阶级概念则天生就存在着矛盾,从其定义看来,不同阶级之间是互相依存且矛盾不断的关系,我们不难看出,阶级其实是一种枷锁,一种煽动民众从而使之团结到一起的象征,对于生活状态和工作环境更好的工人,与其他受压迫的工人站在一起而去给别人争取利益的行为具有一种宗教的狂热性,把不同的工人组成的阶层简化为对立与资产阶级的无产阶级,是有人处于某种目的而有意为之,不同工厂中的工人是有区别的,有的工厂待遇更好,厂主和工人关系良好,工人索取自己的一部分,厂主保有自己有限的利益,其工人就归属于工人阶层而非马克思所谓的无产阶级,反之则同属无产阶级和工人阶层,那待遇更好的工人就不是无产者了吗?

真正的自由精神,是不把任何普遍的矛盾都用社会革命来解决,以无产者为主体的关乎社会中所有人利益的革命,对其指导思想的要求更高,如果革命以建立共产社会为目标,就无异于自己亲手给自己戴上了枷锁,为了规避这种风险,将法律和伦理的空间利用到最大限度才是可行的手段。

西方一众自由主义思想家看清了国家制度的风险所在,他们在数不清的著作中向世人传达着约束国家权力来扩大人民权利的自由精神,但这种努力始终也只在很小的程度上影响和改变了社会,问题在于大多数国家中政府与人民的矛盾并不强烈,自由精神也就无处发挥作用,而之所以马克思主义问世后,就有许多国家去试图建立共产社会,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社会下的社会环境使然,马克思主义直切当时最大的社会矛盾,迎合了无产者的心理,这些无产者盲目地推翻给了他们工作和生存机会的有产者们,这种行为看似在追求自由与平等,其实是一种实质上的自我奴役行为,当无产者放弃了自己的财产权,同时就放弃了其他的一切权利:人权,政治权和斗争的权利,彻底成为了社会的支配者手下劳作不停的工作机器,正如荷尔德林所言:“使一个国家变成人间地狱之事,恰恰是人们试图将其变成天堂。”

===========================

我是读了米塞斯的社会主义才整整理清了这个思路,按照这个阶级斗争的理论,完全可以而且应该演变成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而我国也曾经这么做了,代价很疯狂。把人民分成资和无还不够,甚至在农民堆里继续分类,贫农中农富农农,划分的标准又及其随意和可笑。 其实看看西方从君主制到资本主义的演变就可以知道,资本主义从萌芽到发展一直依赖王权,彼此依附,资本家需要王权的保护,王权需要资本家的钱和商品,大航海时代算是彼此结合的高峰,殖民经济,奴隶经济,直接掠夺财富,有国家军队的护航,财富的累积以至于有了除物质享乐外更多的去处,比如豢养文艺家。早期包括思想启蒙的卢梭也是过着被贵族豢养的生活,有了社会契约论等著作引起头脑风暴,软件硬件都成熟了,社会进入资本主义时代。这一阶段并不是马克思列宁那种阶级斗争,而是随着资本主义势力强大发生了权力转移。

下一阶段的资本主义与其无产阶级工人其实同样是相互依存的关系,说马克思的资本论是不懂资本的资本论一点也不夸张。靠掠夺积累财富的是贵族,不懂得经营的人最后也都失去财富了。而懂得经营的人更不会蠢到只知压榨,美国的汽车大王福特就懂得,用高的薪水雇佣更好的工人,让他们愉快的工作,生产效率更高。罢工和工会都是工人阶级强大了的体现。我看到的是在资本主义阶段,和君主制阶段不同的是,资产阶级和工人是一起强大,而不是此消彼长。也许广大劳动者同样也是消费者的缘故吧。这个制度肯定也是有缺陷的,但是它有着强大的纠偏和改错的能力。而号称终极完美制度的共产主义不能,完美的东西没必要继续发展。

其实各种理论学说都只能窥探事实的某一个方面,而不可能是全部,人类社会之所以是一个社群社会并延续数千年,它的发展主线始终是合作而非都斗争。斗争大多是为了改变不合理的合作方式中最差的也是最后不得不采取的手段。

而马克思恰恰把这个最差的手段当做的包治百病的万用灵药,他给人类带来的灾难如此之大,也是他那个时代正好是各种弊病彰显的年代,人们幻想可以依赖某个铁腕强人替自己一举狂澜改变他们不喜欢的一切,马克思和希特勒出生在同一个年代的同一块土壤,这就很好理解了吧。希特勒把一切罪责归为犹太人,马克思就把所有罪责归为资本家。就其破坏性而言,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可能还远远赶不上马克思的社会主义。马克思的理论预言社会主义最先会诞生于资本主义发展到最高阶段的国家,但当时的资本主义国家却弃之无恐不及,偏偏俄罗斯,中国,越南,缅甸。。这类最欠发达,甚至根本没发展出资本主义的国家给捡回去当成了宝,这些国家普遍没有发展出成熟的人权概念,不知其表面是解放人性,其本质恰恰是灭绝人性。

==========================

社会的复杂远远不是几个阶级就能划分的,每个社会分工就和雨林里的生态位一样,一个人穷其一生也不可能了解完全,压迫并不来自财产,而是来自权力,只有自下而上的民主社会才能尽可能的实现正义,不论以什么名义,权力集中与少部分人必然带来暴政,

Contact Info.

留言: 123guestbook